奥地利女性肖像

奥地利是一个伟大的女儿国。由Inspiris Film与ORF III合作拍摄的系列纪录片旨在让人们看到奥地利有影响力的女性。这个系列是专门针对女性的自我画像—包括当时和当下。每一部电影都是专门讲述女性的人生故事,并营造出各自时代社会和当下女性生活环境的画面。

海迪-拉玛 奥地利的好莱坞传奇

上世纪30年代,这位维也纳女子被认为是 “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在少女时代就通过电影史上第一场裸戏突然成名,这位被称为 “犹太籍玛丽莲-梦露 “的女演员,过着既动荡又悲惨的一生,她是好莱坞大时代的一颗流星,是世界上最早被打造成品牌的女演员之一,她的电影角色和私生活都被电影公司刻意放在了聚光灯下。

 

艺术家海迪-拉玛(Hedy Lamarr)的生平事迹可谓像好莱坞的剧本一样老套,拉玛因出演1933年进入电影院的捷克电影《迷魂药》而成名,他们的 这场戏被认为是电影史上第一场裸戏。当时年仅19岁的她甚至演绎了一场高潮 ,这在当时的电影界算是一场令人发指的丑闻,甚至被教皇评头论足。这之后,她嫁给了军火大亨弗里茨-曼德尔,他试图买断所有的迷魂药副本,但徒劳无功。在与丈夫离婚之后,拉玛1938年移居美国,以期推进自己的电影职业生涯。

Lamarr和MGM签约,但不得不改名,因为MGM不想和裸体丑闻扯上关系。所以在美国,她有了新的名字,她是来自维也纳的Hedwig Eva Maria Kiesler

 

多萝西娅-内夫

在纳粹主义时期,维也纳女演员多萝西娅-内夫将她的犹太朋友Lilli Wolff藏在维也纳的公寓里好几年。

虽然为此她的爱情破裂了–但Lilli的生命得到了拯救。多萝西娅-内夫是当时一位勇敢的女性–她是一位思想不拘一格的艺术家,她对朋友的宗教取向并不在意,就比如电影中的Lilli Wolff :她是一个犹太女裁缝,多萝西娅-内夫在一次试衣会上看认识Lilli。Lilli是个成功的女商人,有着自己的裁缝店,雇佣了25人,帝国水晶之夜之后不久Lilli作为一个犹太人被通缉,于是她决定前往维也纳找她的熟人,也就是她后来的爱人多萝西娅-内夫。抵达维也纳后,她意识到,对犹太人的迫害并不比德国的情况好到哪去。1941年秋,当Lilli受到被驱逐出境的威胁时,她的朋友多萝西娅舍不得她的离开。于是这也是一段困难时期的开始: Lilli躲在多萝西娅的公寓里,而多萝西娅继续在演出并且努力在外面维持正常的状态。生活物资很紧张,Lilli生活在不断被发现的危险中,而且她还总是生病。住院期间甚至维也纳的空袭期间Lilli都没有被发现。两人之间的关系是激烈的,但也是艰难的:一个是自由的,一个是被囚禁的。在解放以后她们却分别了并且再也没有见过面。战争最终使她们分裂…

费利克斯-米特勒(Felix Mitterer)写的关于Lilli和多萝西娅的故事的剧本 “Du bleibst bei mir “的节选就是这部纪录片的源头。主角多萝西娅由维也纳女演员安德烈亚-埃克特扮演–她其实也是多萝西娅-内夫的学生。在采访中,她谈到了她的老师Dorothea。专家对汉娜-莱辛、达尼埃尔-斯佩拉和赫维格-霍塞勒等人物、历史学家迈克尔-约翰和亚德瓦谢姆纪念馆的官员进行了访谈,加深了对这个故事的了解。电影《多萝西娅-妮芙》是 “国际义人 “系列纪录片的一部分。在四部电影中讲述了纳粹主义时期救人者与被救者之间的故事,意在给人以勇气,并且同时阐明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下,勇气和同情心总是存在的。

杜鲁迪-弗莱希曼

杜鲁迪-弗莱希曼是一位摄影师,年轻的企业家,她的照相馆是维也纳上流社会耀眼的聚会场所。

20世纪20年代的社会。艺术家的历史是以她的自由意志为标志的–无论是社会习俗,还是性别特有的角色和模式,甚至是反犹太主义,都没有阻止杜鲁迪-弗莱希曼作为一个摄影师,作一个女商人,一个犹太女人在纳粹主义萌芽的维也纳走非传统的道路。

当时只有25岁的摄影工作室老板,凭借她拍摄的唯美的舞者裸照,引起了轰动,毕竟当时拍摄裸照是男人的专利,而其实在两年前奥地利妇女才刚刚获得了选举权,也就是说当时女性为了发展事业还是需要男人们的支持。她的照片被警方没收,禁止公开展览,然而因祸得福,因为这些对杜鲁迪的作品产生了相反的促进效果:杜鲁迪-弗莱希曼的摄影沙龙变得更加出名,很快成为维也纳文化生活中的一个固定场所,她拍摄的是戏剧明星、舞蹈家和知识分子。她为卡尔-克劳斯(Karl Kraus)、阿道夫-卢斯(Adolf Loos)或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等同时代的人拍摄的肖像成为了著名的作品。

然而,几乎没有摄影师本人的照片–她是个有镜头恐惧症的人。

1938年,”Anschluss “使杜鲁迪-弗莱希曼的事业戛然而止;她不得不离开奥地利而移民去纽约, 并在那里她第二次成功地开展了作为摄影师的职业生涯。

她的新客户包括Elisabeth Berger、Oskar Kokoschka和Lotte Lehmann等欧洲移民。

Otto von Habsburg, Arturo Toscanini. 在纽约生活多年后,她于1969年搬到瑞士卢加诺。近20年后,她又回到美国直到1990年去世。

杜鲁迪-弗莱希曼是一个不拘一格的观察者,被认为是一个为平等而默默奋斗的人–

不论宗教、性别、出身或习俗;

埃拉-林格斯

奥地利被纳粹德国的部队入侵后,埃拉-林格斯自觉地决定留在维也纳。她和丈夫库尔特一起,积极支持她的犹太同胞。在1938年的大屠杀之夜,这对夫妇藏了十个犹太人在她的公寓。他们一起努力帮助人们移民或将他们藏在私人公寓里。当他们被盖世太保的线人出卖后,艾拉被捕,在维也纳盖世太保部呆了几个月后,埃拉-林格斯被送进了盖世太保总部—奥斯威辛集中,就这样她被迫离开了丈夫和儿子。在集中营里,她充当了囚犯医生,并试图拯救她的同胞,使他们逃离死神之手,她染上斑疹伤寒时也靠着自己逃过了一劫。

从集中营出来后,埃拉-林格斯发现很难在新的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方向。她的丈夫以为她已经死了 于是开始了一段新关系,也就是说,他们的婚姻到头了。 对家人的思念让埃拉在集中营里活了下来,但是对家人的思念现在所剩无几了。

她开始在刊物上写下自己的记忆,处理国家社会党人的罪行。后来她走进学校对青少年进行第三帝国黑暗历史的教育。1980年,埃拉-林根斯受大屠杀纪念馆亚德的邀请并被授予 “民族中的正义者 “的荣誉称号。梅纳-谢巴-特普尔的电影《埃拉-林格斯–决定的力量》的特点是艾拉 “的话语。这位女演员 克劳迪娅-科塔尔讲的是埃拉-林格斯的原创语录、报告和思想。

电影《埃拉-林格斯–决定的力量》是 “国际义人 “系列纪录片的一部分。在四部电影中讲述了民族主义时期救人者与被救者之间的故事,意在给人以勇气,并且同时阐明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下,勇气和同情心总是存在的。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是奥地利的第一位女建筑师,也是不屈不挠的斗争战士,她被看作是社会建筑的先锋并且也是反对纳粹的先驱,她还开发了被认为是当今全球使用的装配式厨房的先驱的法兰克福厨房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称这是一个 “营销噱头”,她是建筑师团队中唯一一个被分配到厨房设计任务的女性。还有:”早知道大家总在议论,我就不建这个该死的厨房了!”。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是第一位受过大学教育的女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和后来的抵抗战士,她曾在维也纳和法兰克福与阿道夫-卢斯、贝拉-巴托克和马克斯-莱因哈特合作,在鹿特丹、巴黎、索菲亚、莫斯科、马格尼托哥尔斯克和中国工作。

1938年,她参加了反法西斯抵抗运动,离开了当时的工作和生活中心伊斯坦布尔,回到了家乡维也纳。在那里,她只能在抵抗运动中活跃几个星期就被出卖和逮捕了。她被判处死刑,与许多战友一起命悬一线,但是一连串的幸运、巧合和她丈夫的努力,使她逃出了鬼门关。

“如果这些情况中的任何一个地方有差池,我已经死了几十年了。”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在103岁生日前不久去世。她很少谈及她在德国和俄国的无数住宅和幼儿园,她在古巴、在民主德国和为联合国所做的活动以及她在战后的奥地利因共产主义态度而面临的无知。

她在抗战的回忆中写道:”1945年以后,经常有各种人问我为什么我从一个安全的国家来到维也纳,包括那些不是纳粹的人也来问。 我一次又一次被这个问题激怒,一次又一次为这个对于我来说很陌生的世界感到震惊,因为归根结底这都是一个问题。这一部片子给了她的同行者和专家话筒,讲述了女主的两段人生;一个是作为奥地利的第一个女建筑师,一个是抵抗的战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