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语女性影展

西班牙语女性影展

 


主 办 方 :北京芳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北京塞万提斯学院

活动时间: 2020年10月16日至11月25日

活动地点:北京塞万提斯学院

协 办 方 :墨西哥驻华大使馆, 哥伦比亚共和国驻华大使馆, 乌拉圭驻中国大使馆,TBC


 

关于活动

北京芳映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和北京塞万提斯学院将合作举办西班牙语女性影展。10月16日至11月25日,北京塞万提斯学院于每周日放映西班牙语电影,包括《看见一个女人》(导演: 莫尼卡·罗维拉,2017),《下一张皮肤》(Isaki Lacuesta and Isa Campo,2016),《再见/永恒的女性》(纳塔利娅·贝斯汀,2018),《滨海大道的女人们 RAMBLERAS 》 (丹妮拉·斯佩兰萨,2013),《爱和其他的恶魔》 (Hilda Hidalgo, 2009),《三个故事》(Enrica Pérez,2015)。

西班牙语女性影展作为翔凤文化节的一部分。今年,第二届翔凤文化节将于2020年9月24日至12月10日在线上和中国各个城市举办。以呈现女性在各个领域的杰出成就为目的,翔凤文化节今年的主题为庆祝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和《北京宣言和行动纲要》(1995年)发表25周年。

时间安排

10.16 /   《看见一个女人》  / 2017 / 西班牙

10.23 /   《再见/永恒的女性》  / 2018 / 墨西哥

10.30 /   《滨海大道的女人们 Rambleras》  / 2013 / 乌拉圭

11.06 /   《爱和其他的恶魔》  / 2009 / 哥伦比亚

11.13 /   《三个故事》  / 2015/ 秘鲁

11.25 /   《下一张皮肤》  / 2016 / 西班牙

电影介绍

  • 《看见一个女人》

莫尼卡·罗维拉   //   纪录片 59’

        西班牙2017    //   西班牙语,中文字幕

当你看到某个人,他照亮了你的生命,令你盲目,瞬间你的内心就被某种东西填满。你只能强烈地感到每一瞬间都在飞速逃走。从最初的不安、脆弱到找寻模糊现实的坚持,莫妮卡,这位 30 岁的电影人,在电影中展示了眼前流露的一切,试图重拾起对初恋萨拉依的记忆。

  • 《再见/永恒的女性》

纳塔利娅·贝斯汀    //    剧情影片 85’

墨西哥2018    //    西班牙语,中文字幕

罗萨里奥.卡斯特拉诺斯是一位性格内向的女大学生,但她有着不同于那个时代的先进思想。在墨西哥城50年代初,罗萨里奥,在当时以男性为主导地位的社会中为提高女性权益而勇敢发声。很快她就成为了墨西哥最杰出的女性作家之一,但她与理查德. 格拉喧嚣的爱情使她发现了自身的脆弱并陷入两人的矛盾。于是,在处于婚姻和事业的双重巅峰时期,她将点燃一场关于她人生转折点的讨论。

  • 《滨海大道的女人们 RAMBLERAS》

丹妮拉·斯佩兰萨    //    喜剧95’

乌拉圭,阿根廷2013    //    西班牙语,中文字幕

本片讲述了三位女性的故事 - 一个女孩,害怕永远孤独;另一个女人,她的男朋友仍然想着前妻;一个孤独的老太太,她们将相互学习摆脱现在的困境。

  • 《爱和其他的恶魔》

Hilda Hidalgo    //    剧情影片103’

哥伦比亚2009    //    西班牙语,中文字幕

改编自马奎斯1994年同名小说,娓娓道出一段禁忌的爱:在教廷当权、奴隶制度盛行的年代,情窦初开的红发贵族少女,从小由非洲女奴照顾,一日意外在市集惨遭狂犬病狗咬伤,主教宣称她已被魔鬼附身,派任年轻传教士负责为少女驱魔。两人的灵魂逐渐相互吸引,在同情与欲望之间交缠,分不清是爱情的诱惑,还是魔鬼的试炼。 影片曾参展2009年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与2010台北国际电影节。

 

  • 《三个故事》

 Enrica Pérez    //    剧情影片84’
哥伦比亚2015    //    西班牙语,中文字幕

三个不同年龄的女人生活在秘鲁三个不同的地方。Eva是一个女孩,在亚马逊热带雨林热带潮湿气候下,在一次性关系中唤醒了她懵懂的性意识。Victoria是利马上流社会的女人,虽然她似乎拥有一切,却有一个可怕的秘密,使她的生活像她所居住的城市一样冷酷灰暗。Zoraida是一位身份低微的老妇人,生活在安第斯山脉一个偏远荒凉山区,在儿子失踪多年后找到了她的儿子。三个不相连的地区,三位命运不同的女人,在同一国家不同的地理位置,社会和气候条件发生的故事

  • 《下一张皮肤》

Isaki Lacuesta and Isa Campo     //    剧情 / 惊悚 99’
西班牙,瑞士2016    //    西班牙语,中文字幕

一位少年在失踪八年后又出现了,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他死了,现在他又回到了之前的家庭,慢慢地,他的家人开始怀疑他是否真是自己所声称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