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 暨翔凤文化节

10月17日至18日,“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暨翔凤文化节”在北京、上海、成都三地成功举办。展映片单包括弗朗西·法布里兹的《雷沃尔沃》 (2019)、艾丽斯·西布赖特的《End-O》 (2019)、卡拉·维拉·洛博斯的《MC JESS》 (2018)、安娜·帕维莱宁的《海滩上有两具尸体》(2019),佐依·萨利克鲁普·琼措的《马里索尔》 (2019) 和泰·琳赫瑞斯的《混血儿》 (2019)。“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暨翔凤文化节”受到了德国驻华大使馆、德国驻上海领事馆、德国驻成都领事馆的大力支持,同时也获得了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和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上海)的鼎力相助。

10月17号,影片放映活动分别在北京歌德学院、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和成都桐梓林国际社区邻里中心同时举办。德国驻华大使馆文化处随员Britta Dehnel女士, 德国驻上海领事馆文化处和新闻处处长韩茂良先生以及文化领事Oliver Hartmann先生,德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文化专员尚保罗先生分别在影片放映前进行致辞。活动分成两个单元。第一单元放映《里索尔》,《雷沃尔沃》和《混血儿》三部电影。放映后“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策展人卡琳·佛南德简单介绍了入围影展的电影,随后,《雷沃尔沃》 的导演弗朗西·法布里兹和制片人Sara Fazilat和观众进行在线互动。

第二单元在北京和上海同时播放《End-O》,《海滩上有两具尸体》,《MC JESS》这三部短片。放映后《END-O》的编剧Elaine Gracie和《MC JESS》的制片人Julia Araújo跟观众进行了交流。两个单元主持人陈波把嘉宾和不同场地的观众联合在一起。互动的过程中,创作者不仅充分回答了观众们对于影片的疑惑,分享了自己对于影片剧情、艺术设计和社会意义的理解,同时也透露给观众们许多影片中细节上的巧思。双方的交流拉近了创作者和观影者之间的距离,打破了空间和距离对艺术交流的限制。

10月18号,“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暨翔凤文化节”再一次在成都纽空间举办。电影放映之前,德国驻成都总领事馆副总领事邓森给大家介绍了该活动。 四部电影(《马里索尔》,《End-O》,《海滩上有两具尸体》,《混血儿》)在成都放映后《混血儿》的导演泰·琳赫瑞斯在线回答了观众的问题。活动为观众们带来了2020年《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中最优秀的电影,这些电影从性别、种族、阶级、文化等多方面入手揭露了各种背景下女性的不同形象。

瑞士电影放映—— 《天道》

剧情概要:

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以前,瑞士的政治家和宗教领袖们都认为,出于“天道”,妇女没有投票等种种权力。诺拉是一位年轻的家庭主妇,与她的丈夫和两个儿子生活在一个宁静 的小村庄里,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在这样的瑞士乡村里,即便是1968年5月那一场浩大的政治活动也没能在当地居民中掀起什么风浪来。诺拉的生活本该不会受到任何影响——直到某一天,她突然决定要公开参加竞选,为妇女的权利奋斗。尽管受到种种挫折,也不被家人支持和理解,她仍坚持鼓励村子里的妇女们一同为自己应有的权利发声。

奥地利女性肖像

奥地利是一个伟大的女儿国。由Inspiris Film与ORF III合作拍摄的系列纪录片旨在让人们看到奥地利有影响力的女性。这个系列是专门针对女性的自我画像—包括当时和当下。每一部电影都是专门讲述女性的人生故事,并营造出各自时代社会和当下女性生活环境的画面。

海迪-拉玛 奥地利的好莱坞传奇

上世纪30年代,这位维也纳女子被认为是 “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在少女时代就通过电影史上第一场裸戏突然成名,这位被称为 “犹太籍玛丽莲-梦露 “的女演员,过着既动荡又悲惨的一生,她是好莱坞大时代的一颗流星,是世界上最早被打造成品牌的女演员之一,她的电影角色和私生活都被电影公司刻意放在了聚光灯下。

 

艺术家海迪-拉玛(Hedy Lamarr)的生平事迹可谓像好莱坞的剧本一样老套,拉玛因出演1933年进入电影院的捷克电影《迷魂药》而成名,他们的 这场戏被认为是电影史上第一场裸戏。当时年仅19岁的她甚至演绎了一场高潮 ,这在当时的电影界算是一场令人发指的丑闻,甚至被教皇评头论足。这之后,她嫁给了军火大亨弗里茨-曼德尔,他试图买断所有的迷魂药副本,但徒劳无功。在与丈夫离婚之后,拉玛1938年移居美国,以期推进自己的电影职业生涯。

Lamarr和MGM签约,但不得不改名,因为MGM不想和裸体丑闻扯上关系。所以在美国,她有了新的名字,她是来自维也纳的Hedwig Eva Maria Kiesler

 

多萝西娅-内夫

在纳粹主义时期,维也纳女演员多萝西娅-内夫将她的犹太朋友Lilli Wolff藏在维也纳的公寓里好几年。

虽然为此她的爱情破裂了–但Lilli的生命得到了拯救。多萝西娅-内夫是当时一位勇敢的女性–她是一位思想不拘一格的艺术家,她对朋友的宗教取向并不在意,就比如电影中的Lilli Wolff :她是一个犹太女裁缝,多萝西娅-内夫在一次试衣会上看认识Lilli。Lilli是个成功的女商人,有着自己的裁缝店,雇佣了25人,帝国水晶之夜之后不久Lilli作为一个犹太人被通缉,于是她决定前往维也纳找她的熟人,也就是她后来的爱人多萝西娅-内夫。抵达维也纳后,她意识到,对犹太人的迫害并不比德国的情况好到哪去。1941年秋,当Lilli受到被驱逐出境的威胁时,她的朋友多萝西娅舍不得她的离开。于是这也是一段困难时期的开始: Lilli躲在多萝西娅的公寓里,而多萝西娅继续在演出并且努力在外面维持正常的状态。生活物资很紧张,Lilli生活在不断被发现的危险中,而且她还总是生病。住院期间甚至维也纳的空袭期间Lilli都没有被发现。两人之间的关系是激烈的,但也是艰难的:一个是自由的,一个是被囚禁的。在解放以后她们却分别了并且再也没有见过面。战争最终使她们分裂…

费利克斯-米特勒(Felix Mitterer)写的关于Lilli和多萝西娅的故事的剧本 “Du bleibst bei mir “的节选就是这部纪录片的源头。主角多萝西娅由维也纳女演员安德烈亚-埃克特扮演–她其实也是多萝西娅-内夫的学生。在采访中,她谈到了她的老师Dorothea。专家对汉娜-莱辛、达尼埃尔-斯佩拉和赫维格-霍塞勒等人物、历史学家迈克尔-约翰和亚德瓦谢姆纪念馆的官员进行了访谈,加深了对这个故事的了解。电影《多萝西娅-妮芙》是 “国际义人 “系列纪录片的一部分。在四部电影中讲述了纳粹主义时期救人者与被救者之间的故事,意在给人以勇气,并且同时阐明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下,勇气和同情心总是存在的。

杜鲁迪-弗莱希曼

杜鲁迪-弗莱希曼是一位摄影师,年轻的企业家,她的照相馆是维也纳上流社会耀眼的聚会场所。

20世纪20年代的社会。艺术家的历史是以她的自由意志为标志的–无论是社会习俗,还是性别特有的角色和模式,甚至是反犹太主义,都没有阻止杜鲁迪-弗莱希曼作为一个摄影师,作一个女商人,一个犹太女人在纳粹主义萌芽的维也纳走非传统的道路。

当时只有25岁的摄影工作室老板,凭借她拍摄的唯美的舞者裸照,引起了轰动,毕竟当时拍摄裸照是男人的专利,而其实在两年前奥地利妇女才刚刚获得了选举权,也就是说当时女性为了发展事业还是需要男人们的支持。她的照片被警方没收,禁止公开展览,然而因祸得福,因为这些对杜鲁迪的作品产生了相反的促进效果:杜鲁迪-弗莱希曼的摄影沙龙变得更加出名,很快成为维也纳文化生活中的一个固定场所,她拍摄的是戏剧明星、舞蹈家和知识分子。她为卡尔-克劳斯(Karl Kraus)、阿道夫-卢斯(Adolf Loos)或阿尔伯特-爱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等同时代的人拍摄的肖像成为了著名的作品。

然而,几乎没有摄影师本人的照片–她是个有镜头恐惧症的人。

1938年,”Anschluss “使杜鲁迪-弗莱希曼的事业戛然而止;她不得不离开奥地利而移民去纽约, 并在那里她第二次成功地开展了作为摄影师的职业生涯。

她的新客户包括Elisabeth Berger、Oskar Kokoschka和Lotte Lehmann等欧洲移民。

Otto von Habsburg, Arturo Toscanini. 在纽约生活多年后,她于1969年搬到瑞士卢加诺。近20年后,她又回到美国直到1990年去世。

杜鲁迪-弗莱希曼是一个不拘一格的观察者,被认为是一个为平等而默默奋斗的人–

不论宗教、性别、出身或习俗;

埃拉-林格斯

奥地利被纳粹德国的部队入侵后,埃拉-林格斯自觉地决定留在维也纳。她和丈夫库尔特一起,积极支持她的犹太同胞。在1938年的大屠杀之夜,这对夫妇藏了十个犹太人在她的公寓。他们一起努力帮助人们移民或将他们藏在私人公寓里。当他们被盖世太保的线人出卖后,艾拉被捕,在维也纳盖世太保部呆了几个月后,埃拉-林格斯被送进了盖世太保总部—奥斯威辛集中,就这样她被迫离开了丈夫和儿子。在集中营里,她充当了囚犯医生,并试图拯救她的同胞,使他们逃离死神之手,她染上斑疹伤寒时也靠着自己逃过了一劫。

从集中营出来后,埃拉-林格斯发现很难在新的生活中找到自己的方向。她的丈夫以为她已经死了 于是开始了一段新关系,也就是说,他们的婚姻到头了。 对家人的思念让埃拉在集中营里活了下来,但是对家人的思念现在所剩无几了。

她开始在刊物上写下自己的记忆,处理国家社会党人的罪行。后来她走进学校对青少年进行第三帝国黑暗历史的教育。1980年,埃拉-林根斯受大屠杀纪念馆亚德的邀请并被授予 “民族中的正义者 “的荣誉称号。梅纳-谢巴-特普尔的电影《埃拉-林格斯–决定的力量》的特点是艾拉 “的话语。这位女演员 克劳迪娅-科塔尔讲的是埃拉-林格斯的原创语录、报告和思想。

电影《埃拉-林格斯–决定的力量》是 “国际义人 “系列纪录片的一部分。在四部电影中讲述了民族主义时期救人者与被救者之间的故事,意在给人以勇气,并且同时阐明即使在最恶劣的环境下,勇气和同情心总是存在的。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是奥地利的第一位女建筑师,也是不屈不挠的斗争战士,她被看作是社会建筑的先锋并且也是反对纳粹的先驱,她还开发了被认为是当今全球使用的装配式厨房的先驱的法兰克福厨房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称这是一个 “营销噱头”,她是建筑师团队中唯一一个被分配到厨房设计任务的女性。还有:”早知道大家总在议论,我就不建这个该死的厨房了!”。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是第一位受过大学教育的女建筑师、城市规划师和后来的抵抗战士,她曾在维也纳和法兰克福与阿道夫-卢斯、贝拉-巴托克和马克斯-莱因哈特合作,在鹿特丹、巴黎、索菲亚、莫斯科、马格尼托哥尔斯克和中国工作。

1938年,她参加了反法西斯抵抗运动,离开了当时的工作和生活中心伊斯坦布尔,回到了家乡维也纳。在那里,她只能在抵抗运动中活跃几个星期就被出卖和逮捕了。她被判处死刑,与许多战友一起命悬一线,但是一连串的幸运、巧合和她丈夫的努力,使她逃出了鬼门关。

“如果这些情况中的任何一个地方有差池,我已经死了几十年了。”

玛格丽特-舒特-里霍茨基在103岁生日前不久去世。她很少谈及她在德国和俄国的无数住宅和幼儿园,她在古巴、在民主德国和为联合国所做的活动以及她在战后的奥地利因共产主义态度而面临的无知。

她在抗战的回忆中写道:”1945年以后,经常有各种人问我为什么我从一个安全的国家来到维也纳,包括那些不是纳粹的人也来问。 我一次又一次被这个问题激怒,一次又一次为这个对于我来说很陌生的世界感到震惊,因为归根结底这都是一个问题。这一部片子给了她的同行者和专家话筒,讲述了女主的两段人生;一个是作为奥地利的第一个女建筑师,一个是抵抗的战士。

当代女性的复杂形象 | 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 @翔凤文化节

与翔凤文化节和中国国际女性影展合作,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和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于2020年10月17日举办了主题放映活动“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 翔凤文化节”,该活动于同一时间在成都举行。“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 翔凤文化节”的6部短片由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策展人卡琳·佛南德(Karin Fornander)特别策划,关注性别、种族、阶级、身体和文化等多元主题,展现了当代女性的复杂形象。
本次活动放映影片包括弗兰西·法布里茨(Francy Fabritz)的《雷沃尔沃》(Revolvo,2019)、艾丽斯·西布赖特(Alice Seabright)的《End-O》(2019)、安娜·帕维莱宁(Anna Paavilainen)的《海滩上有两具尸体》(Two Bodies on a Beach,2019)、佐依·萨利克鲁普·琼措(Zoé Salicrup-Junco) 的《马里索尔》(Marisol,2019)、卡拉·维拉·洛博斯(Carla Villa Lobos)的《MC杰斯》(Mc Jess,2018)以及泰·琳赫瑞斯 (Tai Linhares)的《混血儿》(Mixed Race,2019) 。我们很高兴影片导演或创作者在放映结束后与三地中国观众同时进行了线上交流。“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 翔凤文化节”与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和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共同举办,并获得了德国驻华大使馆、德国驻上海领事馆和德国驻成都领事馆的支持。

 

短片放映和映后谈(一)

《混血儿》《马里索尔》《雷沃尔沃》
时间:2020年10月17日,16:30
地点: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创意广场
嘉宾:弗兰西·法布里茨(《雷沃尔沃》导演)
对话语言:
中英
——-
短片放映和映后谈(二)
《海滩上有两具尸体》《END-O》《MC杰斯》时间:2020年10月17日,18:30
地点:北京德国文化中心·歌德学院(中国)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创意广场
嘉宾:艾伦那·格拉希(《End-O》编剧),尤利娅·阿罗约(《MC杰斯》制片人)
对话语言:
中英
更多活动地点:
上海: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
成都:桐梓林国际社区

 


影片简介

//

《混血儿》

MIXED RACE
导演:泰·琳赫瑞斯
剧情,29分钟,巴西,2019
葡萄牙语,中文字幕
巴西独裁政权计划恢复白人至上主义,强制要求所有居住在国外的巴西白人公民回国。在这场政治混乱中,主人公Tai需要证明自己不是白人,但却面临着自我种族认同的不确定性。就像许许多多的巴西人一样,他们处于种族的边缘而不被接受。影片深入研讨了巴西模糊的种族概念,探索了巴西殖民史所留下的隐性影响,在虚构与现实之间的交织前行。
//
泰·琳赫瑞斯 是一位生活在德国的巴西电影制片人和摄影师。她的第一部短片《织布机》(Loom,2014)讲述了里约热内卢周边地区的工人在巴西军事独裁时期遭到迫害、逮捕和折磨的故事。在摄影领域,她对纪实摄影和抽象作品有兴趣,使用长时间曝光技术捕捉光影与运动。此外,她还拥有传播学硕士学位(UFRJ),在柏林的filmArche学习纪录片,目前在柏林自由大学的媒体信息学学士课程中致力于数字媒体的研究。
//
//
《马里索尔》
MARISOL
导演:佐依·萨利克鲁普·琼措
剧情,15分钟,美国,2019
英语,中文字幕
马瑞斯托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她一直在四下奔波着于为自己和年幼的女儿谋生。为此,她冒充了自己的朋友路易莎,并借用她的汽车在乘车共享应用上收取费用。但是在一天晚上,她的行为引起了当天最后的一位乘客的怀疑。当他指责马瑞斯托无证驾驶时,她最可怕的噩梦复活了。
//
佐依·萨利克鲁普·琼措 出生于波多黎各,她是一位导演、编剧和制片人。她最近的短片《马里索尔》获得了《赫芬顿邮报》社会影响奖,日前于HBO播出。同时,她积极参与纽约女性电影电视组织和纽约市女性电影人组织。
//
//
《雷沃尔沃》
REVOLVO
导演:弗兰西· 法布里兹
喜剧 / 剧情,8分钟,德国,2019
德语,中文字幕
两名女性绑架了一名右翼政客。她们偷走了他的汽车,将其藏在后备箱中。这一系列事件看似毫无关联,但是事实上是她们精心策划的复仇计划。
//
弗兰西·法布里兹 1985年出生于德累斯顿,在德国和俄罗斯长大。她主修文化学、美学与应用艺术,期间曾在美国旧金山的戏剧和纪录片领域工作。2011年毕业后,她搬到了柏林,自2013年以来一直在德国电影电视学院学习。她的电影常常从女性主义的角度拍摄性和性别主题,如《Etage X》和《雷沃尔沃》。
//
//
《海滩上有两具尸体》
TWO BODIES ON A BEACH
导演:安娜·帕维莱宁
喜剧 /剧情,20分钟,芬兰,2019年
芬兰语,中文字幕
一个穿着高跟鞋、浑身包裹着塑料的半裸女人在海滩上醒来。“又来了”,她叹了口气,决定找出幕后黑手。她说服了一个处于社会边缘的老妇人陪她一起开始复仇之旅。在穿越经典电影风景的旅程中,两个女性不得不面对自己的欲望、不同年纪之间的冲突以及她们脆弱的意识形态。
//
安娜·帕维莱宁是导演、作家和演员。凭借在载达·伯格罗斯(Zaida Bergroth)电影《The good son》(2011)中的出色表演,她实现了演员生涯的突破,并因此获得了朱西奖(Jussi)提名。随后,她移居瑞典,在斯德哥尔摩电影学院学习。她自编自导自演的独白剧《剧情强奸》(Play Rape)也广受赞誉。
//
//
《END-O》
导演:艾丽斯·西布赖特
喜剧 / 剧情, 15分钟,英国
英语,中文字幕
贾克想要做爱,但是她的子宫内膜异位症使其备受慢性疼痛和突然性出血的困扰。
//
艾丽斯·西布赖特是一名居住于伦敦的作家兼导演。她是2019年“好莱坞明日之星”,目前正在执导劳瑞·纳恩的《性爱自修室》(Sex Education)和《Eleven Film》。她也在制作许多电视和电影项目,包括电视剧《CHLOE》、喜剧电视剧《Give Me Shelter》,并撰写了剧情片剧本《OUT OF MIND》,该剧本赢得了2016年剧本写作竞赛“Shore Scripts Screenwriting Competition”和2017年剧本写作比赛“Screenwriting Goldmine”大奖。她的最新短片《END-O》由伊莱恩·格蕾丝编剧,并由亚历山德拉·布鲁和凯特·菲特制作,其主角为索菲娅·迪·马蒂诺,该片将在伦敦电影节首映。此前,她的短片曾在BFI伦敦电影节、棕榈泉国际电影节、圣丹斯电影节等电影节上获奖,并曾入围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BAFTA)短片奖。除此之外,她也是导演创作团体Cinesisters的成员。
//
//
《MC杰斯》
MC JESS
导演:卡拉·维拉·洛博斯
剧情,20分钟,巴西,2018年
葡萄牙语,中文字幕
杰西卡是一个住在里约热内卢贫民窟的女同性恋者,她时常面临着家人和周围人的偏见。她一直在通俗文化和诗歌中寻求一种表达自己的方式,并找到了一个平台去建立同好者之间的联系。
//
卡拉·维拉·洛博斯毕业于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电影专业,在电视剧、故事片和短片领域担任过七年的助理导演。她导演(并参与剧本和剪辑)了两部有关女性性行为方面的短片《Mercadoria》和《MC杰斯》。她最近的研究是通过视觉艺术创造新的想象和视觉内容,以及对女同性恋在符号学中的重申。
//

“翔凤国际文化节2020:纪念北京宣言25周年”启动

 

2020924日至1210日,翔凤文化节(北京)联合姊妹项目中国国际女性影展(香港),推出一系列大型在线活动,共同庆祝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暨女性权利里程碑文件《北京宣言》发表25周年。

 

翔凤文化节以《北京宣言》25周年全球纪念活动为背景,通过艺术和创意的方式展现女性的成就,本次活动分为七个单元,包括电影、广告创意、漫画、艺术、文学、音乐和科技,将各个行业的顶尖人士和女性主义者汇集一堂,通过多元的艺术载体全方位提升社会的性别平等意识。

 

电影单元,来自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主义电影节之一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的短片作品,将会在北京、上海、成都展映,该活动得到德国驻北京大使馆、德国驻上海领事馆和德国驻成都领事馆支持。此外,翔凤文化节也将与塞万提斯学院合作举办西班牙语女性电影展,汇集西班牙语各国女性导演作品,该活动得到墨西哥大使馆、哥伦比亚大使馆、乌拉圭大使馆、秘鲁大使馆支持。

 

翔凤文化节还将与奥地利驻华大使馆合作推出奥地利主题单元,包含导演Paul Poet的极简抽象主义风格访谈类纪录片以及导演本人的连线交流,以及记述奥地利一系列杰出女性的纪录片。

 

翔凤文化节也将侧重展映中外女导演的短片,包括法国里昂CineFabrique 学院的女学生作品展映、中国挪威电影专业学生的共创项目利勒哈默尔遇见中国(Lillehammer Meets China的学生女性主义作品等。

 

艺术单元将把世界各国的女性主义艺术家带到中国观众身边。翔凤文化节邀请到美国纽约A.I.R.画廊,它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女权主义画廊,在60年代女权主义艺术崛起中起到关键作用。A.I.R.画廊的艺术家们将开展一系列线上活动,包括在线课堂、工作坊和座谈会。参与的艺术家包括Susan Bee, Maxine Henryson, Aya Rodriguez-Izumi, Aliza Shvarts等,她们在艺术界的成就举足轻重,代表女性主义艺术领域的最高水平。

 

广告创意单元邀请到业内巨擘参与活动,嘉宾包括:瑞典广告专家克里斯蒂娜·奈特(Christina Knight),她既是著名广告总监,也是《Mad Women: A Herstory of Advertising》一书的作者;性别和传播学专家Viktoria Saxby,著有《The New Man: on boys, men and the end of the battle of the sexes》;日本电通公司第一位女性创意总监冈村雅子。

 

科技单元:在艺术和数字领域日益融合的时代,电子娱乐领域和热门科技职业的性别平等议题,越来越凸显其重要性。本单元的演讲嘉宾来自海内外游戏公司和IT教育行业。

 

漫画单元:通过面向专业人士和大众的教育项目,探讨如何将性别议题代入漫画创作。我们很荣幸与《Priya’s Shakti》漫画的作者Ram Devineni、著名漫画家Camilla Zhang共同主办全球漫画工作坊,引导漫画家如何创作探讨性别平等议题的漫画;此外,还有包括Liza Donnelly策展的《纽约客》杂志女性漫画家系列课程、奥地利Nexcomic漫画节的漫画家课程在内的世界各国漫画家的在线交流。

 

文学单元:为庆祝《北京宣言》25周年,翔凤文化节将邀请中外作家参与文学共创活动,作家将会从《北京宣言》所涉及的女性权利中任选一项为主题,撰写命题短篇小说。精选作品将会集结成《北京宣言》25周年的纪念小说集。率先参与的两位作家是来自德国的Jovana Reisinger和来自中国的张亦楠。

 

音乐单元:音乐是提升社会性别意识,改善性别文化的有力武器。翔凤文化节在此特别隆重推出Carla Dirlikov Canales,她是美国著名女中音歌唱家和艺术活动家,并创立女性公益音乐项目“Hear Her Song”,她将在线上用歌声与观众会面,庆祝女性取得的卓越成就。

 

作为翔凤文化节的一部分,我们也会与PACE大学、Beloit学院在内的一系列学术机构专家展开跨学科交流,深化艺术与女权的论述,并吸引青年学生的广泛参与。

 

在女性权利里程碑北京宣言25周年之际,在世界仍处于新冠肺炎造成的隔离状态之下,翔凤文化节突破以固定节目为核心的传统文化节模式,更像是一场以世界为舞台的行动艺术,一场随着时间推移,不断丰富壮大的女性主义多元文化盛事,拥有无可比拟的灵活性和开放性,吸纳全世界不同文化领域创作者参与其中,最终孵化出可持续性的世界女性主义文化平台的雏形。

 

翔凤文化节邀请你成为文化节的观众,更邀请你成为文化节的一部分。

 

合作方:挪威驻华大使馆、瑞典驻华大使馆、歌德学院、德国驻上海总领事馆文化教育处、塞万提斯学院、CineFabrique、挪威内陆科技大学、墨西哥驻华大使馆、乌拉圭驻华大使馆、秘鲁驻华大使馆、哥伦比亚驻华大使馆、RattapallaxNextcomic漫画节、柏林女性主义电影周、Pace大学Dyson艺术与科学学院全球亚洲研究所、天视全景、联邦走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