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季:超越身体的女性主义

主题 I: 超越身体的女权主义

主讲人:Aliza Shvarts
时间:自2020年11月23日起至12月21日,北京时间每周一晚9点至10点

课程简介:
长期以来,西方的女权主义思想植根于“身体”——在日常生活中通过“女性化”或者其他术语和意识形态所建构的性别差异体验的载体。自20世纪和21世纪以来,许多美国女权主义艺术家通过探讨生育、“同意”与“不同意”[1]、母职等问题来探索性别、语言和身体之间的关系。本讨论会将由五个部分组成:届时,我们将探讨女权主义和表演性、政治性,以及其他以身体为媒介的实践的关联。我们的讨论会涉及支撑这种关联背后理论性的、和睦的、和以社区为中心的框架;这种关系如何建立和诉诸于交集政治[2];以及在日益数字化的环境下女权主义艺术的未来发展。

[1] 此处的同意表示性行为的参与者接受彼此的行为,是合意性行为的前提。没有得到当事人同意而与其进行性行为的情况可视为强奸或性侵犯。
[2] 一九八九年,法学者柏莉‧坎秀首次创造交集理论(intersectionality theory)这个术语。该理论认为阶级压迫、性别认同与种族主义紧密相连——这些概念之间的关系被称为交集。

第一期 1-1: 性别表演 (2020年11月23日)
西蒙·德·波伏娃有一句名言:“一个人不是生而为女性,而是后天成为女性。”这个“成为”的过程是什么?在第一期课程中,我们将通过探讨涉及性别表演的艺术作品,来考察社会是如何把我们塑造为与男性不同的过程。我们将一起思索性别差异是如何由社会和历史构成的,而不是一个静止的,本质性的,与历史无关, 与生俱来的两级?倘若我们不先入为主的预设“女性”意味着什么,女权主义又会有怎样的可能性?

推荐阅读:
Adrian Piper, “Xenophobia and the Indexical Present” and “My Calling (Cards) #1 and #2,” Out of Order, Out of Sight, Vol 1: Selected Writings in Meta-Art, 1968-1992 (Cambridge: MIT Press, 1999), 245-273, 219-221.

Judith Butler, “Subjects of Sex/Gender/Desire, Gender Trouble: Feminism and the Subversion of Identity (New York: Routledge, 1990): 1-44.

第二期 1-2: 女权主义的交集性 (2020年11月30日)
女权主义的斗争是如何与其他形式的斗争重叠的?第二期,我们将着重于BIPOC[3](非裔、原住民和有色人种)艺术家及思想家的作品,来探讨两个经常由女权主义艺术家运用的关键词——“身份认同政治”和“交集性”——是如何由黑人女性首先提出来得以建构她们特别关注的问题和行动策略。我们将会深入钻研这些历史,考察在美国女权运动中这一人群是如何令人不安地被历史抹去,以及这些概念如何在今天仍然引导和建立女权主义的实践。

[3] BIPOC为Black, Indigenous, People of Color的缩写。

推荐阅读:
Combahee River Collective, “Combahee River Collective Statement” (April 1977): https://combaheerivercollective.weebly.com/the-combahee-river-collective-statement.html

Kimberlé Crenshaw, “Mapping the Margins: Intersectionality, Identity Politics, and Violence against Women of Color,” Stanford Law Review, 43: 6 (July 1991): 1241-1299.

第三期 1-3: 再造社区 (2020年12月7日)
特邀嘉宾:Carmelita Tropicana 和Ela Troyano

教学,以及其他具有合作性的实践方式,不是女权主义实践的辅助而是女权主义工作的基础。通过这些方式,集体性的历史与回忆才得以保存、复制和传承。在第三期课程中,我们将进一步探讨生殖劳动、母职、和跨代社区这些概念。我们将抛开生育问题的生物性,而把其作为受言语控制的、有意识的、想象的、以身体实践为基础的行为来看待。

推荐阅读:
Mierle Laderman Ukeles, “Manifesto for Maintenance Art, Proposal for an Exhibition Called CARE,” 1969.

Gloria Anzaldúa, “La Conciencia de la Mestiza/Towards a New Consciousness,” Borderlands/La Frontera: Towards a New Mestiza (San Francisco: Aunt Lute Books, 2012): 99-120.

José Esteban Muñoz, “Ephemera as Evidence,” Women & Performance: a journal of feminist theory, 8:2 (1996): 5-16.

第四期 1-4: 同意与不同意 (2020年12月14日)
“同意”,尤其是关乎性行为的同意,一直都是女权主义长期以来探讨的话题。从美国70年代的强奸危机运动到#MeToo(美国反性骚扰运动), 对于身体的安全性、自主性、自主权等话题的探究是女权主义运动的前线。在第四期课程中,我们将观看涉及“同意”与“不同意”的艺术作品。当“同意”被否决、压迫、限制、被不恰当地用来想象我们说同意的能力时,“不同意“——抵御、抗议,提出相反建议的权力——就变成了至关重要的资源,甚至激发创造力——最终引向策略。

推荐阅读:
Elaine Scarry, “Consent and the Body: Injury, Departure, and Desire,” New Literary History, 21:4 (Autumn, 1990): 867-896.

Saidiya V. Hartman, “Seduction and the Ruses of Power,” Scenes of Subjection: Terror, Slavery, and Self-Making in Nineteenth Century America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79-112.

第五期 1-5: 数字化的女权主义 (2020年12月21日)
在互联网这样缺乏物质形态的空间里,我们超越物质距离,脱离身体局限,参与社区互动和建立关系。最后一期课中,我们将探索疫情之前和疫情期间开始兴起的依托于网络空间的女权艺术。当女权主义脱离身体之后会变成什么样?数字化体验是否在改变女权主义——或者女权主义是否改变了数字化体验?

推荐阅读:
Laurel Ptak, Wages for Facebook (2014): http://wagesforfacebook.com/.

Hito Steyerl, “In Defense of the Poor Image,” e-flux: journal #10, (New York: e-flux, 2009).

Zach Blas, Contra-Internet, e-flux: journal #74, (New York: e-flux, 2016).

翻译:Suyi Xu
编辑:YiWen Wang